中共成都市青白江区委宣传部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区委、人大、政协部门>区委宣传部>其他>社科普及

追梦青白江王军杰副教授有话说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1-31 10:53:21

  专家简介:王军杰,四川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硕导。研究方向自贸区、一带一路、国际投资、国际贸易投资争端解决等。

  中欧班列(蓉欧快铁)是联结、滋养“一带一路”区域的血管与经脉,是沿线国家经贸关系深度融合的孵化器。在国家“自贸试验区”战略和省委“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的引领下,青白江抢抓机遇,迎难而上,勇于作为,取得了突出成绩。尤其是中欧班列(成都)已成为国内开行数量最多、运行频次最高、辐射区域最广、运输时效最优的中欧班列,2018年继续领跑全国。

  在2016年下半年,四川大学法学院成立了“自贸区及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从研究中心成立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跟进各个自贸片区的制度创新与实践,尤其是青白江铁路港的“一单制”改革。所以,基于青白江的实际,谈几点初步的思考。

  一、蓉欧班列存在的主要问题及建议

  (一)硬件合作水平需要进一步地强化。蓉欧班列现在已有24个节点城市,但是国外的场站只有5个,制约影响了青白江铁路港对运输过程中的货物接收、交付、监管与控制。还导致另一个问题,青白江铁路港现在针对进口的所有货物,如果采用信用证支付的话,只能由青白江铁路港开给国外出口方铁路提单,开出后还需要从成都邮寄给国外的出口方。中欧班列的速度已经大大提升,当提单寄过去的时候,信用证的预付和提货已经严重滞后。为此,需要拓展国外场站的合作,实现提单的当地开出。

  (二)通关便利化水平需要进一步地提升。今年海关总署已经开展推行了全国大通道,青白江铁路港首先要考虑各自贸区片区之间要实现协同,即首先内部要实现“三互通关机制”(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通)。然后再和重庆、西安、武汉、上海等地之间的大通关,最后打通“一带一路”沿线所有的通关合作。

  (三)“一单制”的机制和规范需要进一步完善。《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2条明确规定,物权的种类和内容必须由法律规定。在当前法律缺失的情况下,如何实现“铁路提单”的物权属性?为此,我提出“三步走”建议:一是推动各当事方在买卖合同、运输合同、信用证中预设条款,赋予“班列运单以物权效力”。二是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经验后,省自贸办及交通厅协同交通部,推动国家出台《中欧班列货物运输法》。然后,蓉欧班列运输合同载明“适用中国法”,通过中国法的域外适用,运单物权效力即可延伸至沿线国家。三是伴随中国法域外适用,亚欧区域形成相关判例法后,拟定《欧亚国际货物铁路运输公约》,与沿线国家协商签署。如是,有望实现亚欧国际货物法的中国引领,提升四川和成都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影响力。当前,应该切实走好第一步,根据实际中出现的问题,全面完善提单条款、信用证内容、基础合同条款,进而总结、提炼、推广。

  二、加快建构中欧班列(成都)国际通关便利化合作机制

  无论是基于蓉欧班列建设国家向西向南开放门户枢纽战略目标,还是探索以航空为特色、空铁公水多式联运优势集成的内陆自由贸易港,都需要重视研究国际班列沿线国在海关、检验检疫等方面的规定、操作流程和存在的问题。关于国际通关合作,蓉欧班列存在两个问题:一是缺乏与相关国家的对话平台、班列信息的服务平台,未与班列沿线国家海关建立国际合作机制,不能实现与沿线国家铁路、海关、检验检疫等信息系统的电子数据交换与共享,不利于打通物流信息链,推行海关、检验检疫、铁路、港口单据电子化。二是缺乏对蓉欧班列运行过程中在沿线国家所遇到的检疫检验及通关上所遇到问题的总结。蓉欧班列自开通以来,在沿线国家所遇到的通关及检验检疫问题一定很多,但目前缺乏对这些问题的统一搜集与总结,不利于集中对问题的研究与解决。

  为此提出以下具体建议:一是推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展开通关过检、认证认可、标准计量、安全保障等方面的合作,加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技术性贸易措施、技术法规、合格评定程序等的收集和研究,利用好质检总局的检验检疫援外培训平台,以援外培训为桥梁,加强对外合作交流,提高对沿线国家的质检、通关的交流与合作,为“走出去”企业提供信息服务。二是争取国家发改委、海关总署等搭建与相关国家沟通对话平台,建立合作机制,保障通道高效畅通。推进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的海关合作,扩大海关间监管结果参考互认、商签海关合作协定等,推行中欧AEO“经认证经营者”互认合作。三是强化检验检疫国际合作,推进检验检疫一体化,加强与沿线国家检验检疫国际合作,推进疫情区域化管理和互认,在中欧班列沿线区域打造无特定动植物疾病绿色通道,在班列沿线检验检疫机构间实施“通报、通检、通放”,实现沿线“出口直放、进口直通”,对符合条件的中欧班列集装箱货物实施免于开箱查验、口岸换证等政策。四是及时收集、梳理并总结蓉欧班列运行中在沿线国家检验检疫及通关方面遇到的问题,以此来更全面的反映症结、更好的对症下药,更有利于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班列通关便利化经验。由此,通过上述方面的改进,促进与沿线国家在检验检疫和通关放行便利化方面开展合作,为中欧班列运行创造更加便捷高效的国际环境。

  三、国际化、复合型、专业型人才匮乏

  政策制定后,人才是关键。尤其是在自贸区建设和国际铁路运输方面,急需引进一批具有全球视野、通晓国际规则的高层次人才。为此,围绕港区和自贸区建设工作实际,需要面向全国选聘国际运输、国际贸易等紧缺型人才。对部分特需人才,积极争取采取“一事一议”方式确定优秀人才待遇,并给予相应财政保障。此外,需要搭建与沿海自贸区的合作平台,在推动改革创新、产业发展等方面合作以外,争取形成人员挂职轮岗机制,同时吸引沿海自贸区管理部门、保税港区、以及企业中高端人才到我区挂职。最后,对上争取省市部门支持,力争国家部委工作人员到自贸区挂职;畅通与海关、商检沟通机制,聘请精通海关、商检业务的科级以上职务人员作为自贸区建设顾问或相互交流挂职,为营造货物贸易便利化环境提供指导。

  四、2019年自贸区制度创新再深入的方向

  我国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五年来,从1.0版的贸易便利化,到2.0版的投资自由化和金融国际化,再到3.0版的创新要素的协同配置,创新成果的系统性集成。我国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步入了全面再深入的阶段,2018年青白江片区在“定点突破”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2019年需要从以下三个问题方面发力。

  (一)“自由化”和“便利化”是自贸区腾飞的两翼,缺一不可。近两年来,“便利化”的创新已经取得较大突破,而“自由化”审批,即主动向国家申请“自由化赋权”方面成效不大。当然,除了上海的FT账户,海南医疗设备进口两项以外,其他所有自贸区也鲜有成效。例如,进口货物从自贸区分流进入二线时的关税减让,企业税赋的减免,负面清单以外的外资可准入行业的扩大等都没有实质性突破。尤其是针对青白江“一单制”融资功能的改革,需要突破银行部门的风控限制,但至今未获得顶层审批。

  (二)“事后监管”领域的制度创新尚需继续努力。过去一年,青白江自贸区的“便利化”创新主要集中在了“事前和事中”,手续、材料、环节、流程等大大压缩、简化,比如“单一窗口”、集拼集运等创新,大大提升了营商环境水平。但是,设立宽松了、便捷了,事后的监管难度则提高了,责任就更重了,但涉及“事后监管”的制度创新却严重滞后,今后需要重点着力。

  (三)“系统性集成创新”尚需继续深入。蓉欧班列是青白江自贸片区的一张名片,也是制度创新的重要依托,其中“提单物权化”创新是蓉欧班列制度创新的核心和关键。去年11月该项制度也被列入《国务院关于支持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化改革创新若干措施》的清单中,但是该项创新涉及运输、银行、海关、保险、商务等诸多主管部门,是一项“系统性、集成性”创新任务,需要上述部门共同努力,协同配合,希望2019年取得实质性突破。

  

  

【关闭】